簡介概貌
字頭數(A)53784
淨字數(B)30595
異讀率(A-B)/B75.8%
異讀分佈單音字18143、雙音字6706、三音字3070、四音字1436、五音字675、六音字296、七音字137、八音字71、九音字37、十音字15、十一音字1、十二音字3、十三音字3、十四音字2
韻部規整為《切韻》193韻系統(無戈桓諄術末),平聲韻含上去,入聲韻獨立。
素材來源和感謝潘悟雲《集韻字音表》
使用參考   一般認為《集韻》比《廣韻》新,這是中古音角度,如果站在上古音角度,《集韻》要比《廣韻》古老得多。
  比如,出土簡帛有個醒目特點:假借字「明-曉」聲母大量接觸([m]-[h] conversion,比如用昏字寫問),這個現象在《王三》異讀裡較弱(6例),《廣韻》異讀裡較普通(11例),《集韻》異讀裡特別明顯(64例),是上古「明-曉」關係的最大一筆傳世材料,超過簡帛材料(古音小鏡統計《簡帛古書通假字大系》是53例)。
  為何晚出的韻書更古?
  古人有個偏見,認為帝王所在地的語言最正,如果是舊朝首都更加推崇,《切韻》屬於這類「正、雅」的權威語類型。現代語言學的認識正好相反:王朝中心的統治語言往往最新、最崩壞、最混亂,窮鄉僻野的語言反而守舊、古老。你看粵語基本上還是一部唐音。《集韻》記錄不限於當時的權威語,記錄古今南北,保留了古老語言。能否接受「俗就是古」,是歷史語言學和「訓詁學」的最大區別。
  對上古音研究來說,《集韻》比《廣韻》要重要得多,《集韻》兩萬多對異讀可獨立支撐一個完整的上古音體系。

古音小鏡 • 歷史語言學共享網站(非盈利)

蘇ICP備17001294號-1 | 0.27MB 0.78MB 0.008s | 材料如有冒犯通知即刪